高档房地产进驻城中唐人街

高端开发项目涌现,吸引着新的居民,却也赶走了现有的工薪阶层。

洛杉矶唐人街大门

中文-ENGLISH

(原文: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Robert Arsenault是费城的一位国际经济发展顾问,他每月花2,540美元租住在Goldtex一栋高档住宅楼里的一套两居室,楼里有一个礼宾部,一个健身房,还有一个房顶游泳池。但是他最喜欢的休闲去处却是房外:大量地道的中餐厅,有专做川菜的,有专做广式点心的,应有尽有。

Robert Arsenault

Arsenault 先生64岁,尽管祖上没有中国血统,但是他说只要在城里,“我每周35次去唐人街吃饭。”他说他搬到城里的唐人街附近,就是为了享受“这充满生活气息的各式各样的餐饮体验。”

Robert Arsenault的起居室

既是受经济因素的驱动,也是受种族歧视的影响,这个国家很多传统的唐人街正在吸引着一种新型的生意:高端房地产开发。

屋顶游泳池

唐人街里的高档住宅楼

洛杉矶、波士顿和费城的这些新的开发项目反映出对传统城市唐人街高档住宅楼投资日益高涨的兴趣。

波士顿唐人街附近的项目包括于2013年开售的“千年广场公寓”(Millennium Place Condos),共有256套房,每套售价在110万美元到400万美元之间。同样在2013年开售的肯辛顿(Kensington),共有27层,含有一个户外游泳池和宠物房,每套租金在2,7006,800美元之间,波士顿的肯辛顿投资公司( Kensington Investment Co. )的顾问Cornnie Kastelnik说道。

波士顿唐人街的大门

肯辛顿(Kensington)高端公寓

在洛杉矶唐人街的中心,有一个繁花广场(Blossom Plaza)。2016年,开发商Forest City West开放一栋237套房的住宅楼,目前每月租金在1,300美元到2,500美元之间。房地产投资信托Forest City旗下Forest City West的总裁Kevin Ratner说,除了传统的休闲设施如游泳池和健身房外,繁花广场还“参照中国文化”安排了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建筑物也能看出中国的视觉元素。

洛杉矶唐人街夜色

Realtor.com(华尔街日报母公司美国新闻集团还在获得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许可下运营Realtor.com)的一篇分析显示,在洛杉矶和费城,凡有中国城的邮政编码区,其房价上涨速度都超过城内的其它街区。

30岁的Chris Kremser是一位数据库工程师,他的女友Liz Barket 29岁,是通讯业律师,他们在12月从华盛顿特区搬到了繁花广场。他们租了一套带有一个小房间的一卧室,月租金约2,500美元。这对情侣都没有中国血统,但他们说他们既喜欢光顾当地的中餐馆,也喜欢一些时髦新地,比如Apotheke——一个“鸡尾酒”酒吧,平均一杯鸡尾酒价格16美元。

这些唐人街显得越发高雅起来,而其中国特色就不那么明显了。在许多唐人街激进分子看来,涌入的买家和租客在与一直居住和工作在这些区域的工薪阶层移民争地盘,这令人担忧。

“人口结构完全变了。他们真的被迫迁到其它地方去了。”在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教法律、社会公正和亚裔美国人研究的副教授Andrew Leong(梁)说道。梁先生在2013年与他人合写的一份研究发现,在波士顿唐人街居住的亚州人从1990年的70%下降到2010年的46%;在费城,该数据从45%降到42%

位于波士顿的非营利组织华人进步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执行总裁Karen Chen说,高端住宅的涌入将低薪工人和传统的中国杂货店,中餐馆和中文服务提供商驱赶走了。她说,尽管许多华人分散到了其它城市,位他们仍然依赖于唐人街的商店、服务和文化纽带。

开发商说他们还在补充这些社区的住房存量,并表示,他们的居民经常光顾唐人街的生意,增强了周边的经济。

费城华埠大门

Yang Chow餐馆的经理Benny Yun说对他们来说确实如此,这是一家自1977年就开始在洛杉矶营业的川菜馆。繁花广场的很多居民成为了他们的顾客,不过总体而言,生意并没有增长,因为这个区域越来越抢手,“开了很多新餐厅”。

Chu Huang是一位项目管理专员,今年二十好几,居住在波士顿的唐人街,对她来说,这个地区越来越显高档,这也意味着价格越来越高,以及夫妻小店流失。“商店现在要迎合进来的上层阶级人士,”她说。

一些开发商表示他们的项目在社会经济层面是比较多元的,比如,Ratner说,根据该市制定的规则标准,繁花广场中四分之一的公寓都是相对低廉的。他说这栋楼的居民有美籍华人,中国移民,非亚洲人,家庭,还有附近的南加州大学医学院的学生。 

Post Brothers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PestronkGoldtex并没有遇到太多阻力,因为“在费城,在唐人街附近,还有大量低成本的可开发土地。

从Goldtex大楼远眺

唐人街对大量居民的吸引力也反映出美国对这些社区的改观。印地安那大学伯明顿分校历史学系副教授Ellen Wu说,中国移民最初在19世纪40年代来到西海岸,当时,他们受到白人主流社会的敌对,而这种敌意在接下来几十年有增无减。移民在1850年左右在旧金山建立起第一个唐人街,因为他们越来越被其它街区所排斥,于是很快又建立了其它唐人街。

19世纪末或20世纪初建立的唐人街通常都位于土地价格相对便宜的市郊。但是,今天,在包括费城、洛杉矶和波士顿在内的城市,唐人街位于城市的核心,推高土地价格,被争相追捧。此外,高档开发项目的潜在居民越来越觉得唐人街有种独特的韵味,地道纯真。

Charles Yee和他的夫人

来自台湾的Charles Yee今年30多岁,是一位研究员,他在肯辛顿公寓开业不久就租了一套每月3,000美元的一居室。这栋住宅楼周边有剧院,夜店和餐馆,这个地理位置吸引了他。

Yee先生说,住在这栋楼里,同时又是一位华人,讲汉语,这让他置于两个世界中。附近餐厅的服务员会说,“哦,你住在肯辛顿呀。那肯定很有钱,”他说。

“这些高楼让这个区域变得更高档,而自己就住在这其中的一栋,确实有一种罪恶感,” Yee先生说。另一方面,“我出去时,人们把我当成本地人,我拿到用中文写的特殊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