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加州,赌城追逐中产梦

拉斯维加斯是那些离开加州的人最喜欢的其中一个目的地。它离加州近,又是一个就业中心,生活成本低得多,供应着大量价格在20万到30万美金之间的全新住房。

– 拉斯维加斯Steve Lopez报道

中文 – ENGLISH

房租侵食了薪水的一大块,你可能不得不搬回去跟父母同住,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你一半的时间都在盯着前面的汽车尾部。

你也许会想,生活会好起来的,可是要到什么时候呢?你周围的所有人,年轻的亦或年长的,都在告别加州。

寻找逃离加州的故事

“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已退休的Michael J. Van Essen说道,直到一年半前,他还在银湖(Silver Lake)花着1,160美元住一间仅有一居室的公寓。后来他在爱荷华州的梅森城(Mason City)买了一栋165,000美元的房子,屋后还有一条小河,现在,他每月的房贷比在洛杉矶时付的房租还低。

10月份,我寻找那些已经厌倦加州高生活成本的人,收到了许多读者的反馈,Van Essen就是其中之一。还听说了一些原本在爱达荷州和其它州生活,后来又搬到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去的人的故事。

要找到最新的靠谱数据有点难,但2016年的普查数据显示,逃离洛杉矶和橙县(Orange County),转向加州其它生活成本较低的地方,或者干脆逃离这个州的人数在上升。

“如果住房成本继续攀升,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离开高成本地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特尔纳住房创新中心(Terner Center for Housing Innovation)的一位经济学家Jed Kolko说道。

拉斯维加斯是那些离开加州的人最喜欢的其中一个目的地。它离加州近,又是一个就业中心,生活成本低得多,供应着大量价格在20万到30万美金之间的全新住房。

于是我去到罪恶之城拉斯维加斯,看看权衡利弊之后,逃离加州后的生活是否如意。

Cyndy Hernandez-政府工作人员

Cyndy Hernandez今年30岁,毕业于南加州大学,她在丰塔纳(Fontana)长大,她非常坚定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在这里生活容易多了,也很舒服,” Hernandez说道,她是内华达支持堕胎权组织(NARAL Pro-Choice Nevada)的一位社区组织者。

我来到Hernandez与室友同住的一间两居室的山景公寓见她。她们居住的是一个封闭式小区,有免费的wifi接入,有一个泳池和像个小屋一样的泳池甲板区,还有健身中心,媒体室,还赠送饮料,她们每人每月只需付650美元,就仿佛生活在度假村。

和我在内华达州交谈过的其他移居此地的人一样,Hernandez并不想离开加州。加州是她的家,是她上学读书的地方,父母也还生活在她长大的那栋房子里。但是,加州的新房供应一直短缺,生活成本被推高,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你选择一个能让你小赚一笔的职业,否则,加州不是一个梦想,而是一个幻景。

去其它地方寻找更好的工作或者转换一个更好的工作地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些人的情况有所不同——他们离开加州,不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或更高的薪水,而是因为其它地方的住房便宜太多,他们可以在那里过上在加州没法实现的中产生活。

大学毕业后,Hernandez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工作,然后又去芝加哥工作了几年,最后西部又把她召唤回来了。但不是加州,而是内华达州,她在拉斯维加斯,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竞选团队的工作人员。随后她又在州府工作,成为一名州议员的雇员。

“我开始以全局的角度审视卡森城(Carson City),在这里,我付得起房租,有一辆车,过得舒服,还能存点养老金,” Hernandez说道,“我在加州能做到吗?恐怕不能。”

她在6月搬到了拉斯维加斯,她在这里探索着大道(the Strip)以外的生活,交了新朋友,生活很享受,而她的财务压力也在这沙漠的太阳下融掉了。现在,她正存钱买房,她认为,要是在加州,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Arlene Angulo-英语教师

Hernandez把Arlene Angulo介绍给了我,她23岁,好河滨市(Riverside)长大,她曾是迪士尼乐园的一名演员,热爱洛杉矶文化,在加州大学河演分校拿到她的教师资格证。曾经有两个教师岗位供她选择,一个在洛杉矶,一个在拉斯维加斯。

“洛杉矶本是我的第一选择,我也不想离开加州,” Angulo说,她是一名英语老师,也懂基本的数学。她知道拿着教师的起薪,“没法在那里生活”。

Angulo在拉斯维加斯郊区桑莫林(Summerlin)与人同住一间三居室的大公寓,每人只要付600美元。Angulo在内华达州大学加拉维加斯分校研究院读书,白天则教书,她说她正开始存钱要在这个地方买个房子。

Jonas Peterson和他的妻子和两个小孩曾住在瓦伦西亚(Valencia),他的妻子是一名护士,他很享受加州的生活,喜欢到沙滩上游玩。在2013年,他接到一个电话,邀他去带领拉斯维加斯全球经济联盟(Las Vegas Global Economic Alliance),于是全家人都搬到了内华达州的亨得森(Henderson)。

“我们的房子大了一倍,房贷却更低了。” Peterson说道,他的妻子现在不再工作,而是专职带小孩。

Peterson的其中一部分工作就是吸引公司来内华达州,这是一个以博彩而不是税收为生的州。

“这里没有企业所得税,没有个人所得税…这里的监管环境也更好合作。” Peterson说。

Breanna Rawding-营销专员

有一些公司确实搬离了加州,还有一些公司则在内华达州建立起卫星组织。加州是全球经济大区,这点“袭击”难不倒它,它会继续吸引来自其它州和全球其它地方的人。它的资产包括前沿科技和娱乐产业,它有主要的港口,明媚的天气,还有十多所一流大学。

但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危机让这个金州(Golden State)失去了它的光泽,愈加分裂,今年试图为工薪阶层建造更多房屋的立法工作也缺乏紧迫感和规模。我们正在慢慢地、持续地、漠然地给中产加压,撕裂他们的生活,甚至赶走他们。

26岁的Breanna Rawding就感受到了这种挤压。她在西米谷(Simi Valley)长大,不久前,她还在阿纳海姆市(Anaheim)工作,是一位营销专员,但她住在伯班克市(Burbank),因为她在这里每月只需付400美元,她租住的是家里一位朋友的房子,她就住在后花园的小屋子里。

她上下班单程通勤就花掉了90分钟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又是汽车又是火车。她本想搬到白金三角区(Platinum Triangle)去,那里离公司近,但是在那里,一个单间的租金就高达1,700美元,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Rawding忍受着这种上下班通勤,还有和男朋友的长距离恋情。她的男朋友在托伦斯(Torrance)长大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上学,但住在拉斯维加斯。在那里,他的教师薪水能为他租到一个不错的公寓,最近,他刚签了合同,在一个新小区买下一栋房子。

“我也不想离开加州。我喜欢那里的天气,喜欢户外活动,我爱我的家人和朋友。” Rawding说,她是查普曼大学的研究生。

但是在加州,在她看到的未来里,她要么无尽地被高租绑住,要么无尽地陷在荒唐的通勤中,或者同时陷在两者中。

“我看到了一些文章,谈到千禧一代正逃离加州,因为他们在加州永远也买不起房子,”她说。

在6月份,一切都改变了。

她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全球经济联盟获得了一份市场营销的工作,租了一套每月900美元的公寓,公寓很舒服,离公司近,她午餐时间还能回家带她的狗Bodie出去溜溜。公寓离她男朋友住的地方也近。

去年人口增速居全美第二

美国人口普查局称去年爱德荷、内华达和犹他州的人口增速最快。

从2016年7月到2017年7月,全美人口增长了0.7%,增加了230万,总人口数达到3.257亿。

爱德荷州的人口增长了2.2%,达到170万人,紧随其后的是内华达州,其人口增加了2%,总人口数接近300万。犹他州增速1.9%,人口数量310万,居二者之后。

人口普查局人口预估处主任Luke Rogers表示,国内移居是促使爱达荷州和内华达州人口变动的主因,而犹他州的人口增加则主要因为该州在过去12个月期间的出生数高于死亡数。

南方和西部的州继续领跑全国的人口增速。在2017年,全国人口中,有38%居住于南方各州,而西部的人口率是23.8%。

这是内华达州的收获,却是我们的损失。

加利福尼亚,一个曾经一切都有可能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一切都承担不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