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中国走出“三元悖论”的唯一方法是财政刺激

bernanke_blog

中文  –  ENGLISH

在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过去一年来资本外流、人民币承压的背景下,中国面临的”三元悖论”日益受到关注。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认为,当前中国政策走出”三元悖论”的唯一办法,就是进行财政刺激。

所谓“三元悖论”,指的是资本账户开放、固定汇率和货币政策独立最多只能同时得其二。当代国家的选择通常是资本账户开放和以国内通胀率作为目标的独立货币政策,允许汇率自由浮动。

Bernanke_impossible_trinity_Chinese

维基百科

伯南克在周三发表的博客中称,资本账户开放以及近期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令中国在“三元悖论”中面临尴尬处境。因为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会导致资本外流,对货币贬值构成压力。他写道:

在增速放缓而以货币宽松作为主要宏观调控手段的经济体中,国内储户无法获得高收益。

因此,有能力的中国家庭和企业开始放弃人民币投资,转而在国外寻找高收益。但是私人部门资本外流也是资本由人民币流向美元和其他货币的一部分,导致中国的汇率面临下行压力。

为在“三元悖论”保持平衡,去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宣布新汇改,当天人民币中间价大幅下调逾1000点,创历史最大降幅,引发了关于人民币前景的疑虑,导致资本外流压力加剧,随后金融市场也发生剧烈震荡。

伯南克称,中国管理汇率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可能要依赖于使用其他政策工具的意愿。他认为,中国可以通过让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或者进行资本账户管制来解决难题,但是更好的选择则是通过政府支出提振经济,并帮助经济向依靠内需转变。

增加收入保障的财政政策,比如加强养老体系,将有助于提振消费者信心和支出。

同样的,减税或者纳税补贴也可以用来增加家庭可支配收入,而政府资助的培训以及安置项目,将能帮助劳动力从发展放缓的领域流向快速发展的领域。

他称,从近期动作来看,中国可能也正朝这个方向迈进。对于中国处置“僵尸企业”、以政策安置下岗工人的决定,他也表达了支持。

他还写道,和降息等货币宽松政策不同,财政政策能够提振总需求和短期经济增长,而不会引发资本外流。

与此同时,还可以‘一石二鸟’,定向财政政策还可以支撑长期改革和经济再平衡的目标。通过这种方式中国能够同时有效追求短期和长期目标,而不会为货币带来下行压力,也无需对资本流动进行管制。这是中国应该考虑的措施。

SOURCE:  http://m.wallstreetcn.com/node/23143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12com

Invest with us know your options

Al_background_Graph

法拉第电动车 10 亿美元在美建厂

Faraday logo腾讯科技讯 12 月 10 日,国外媒体报道,由乐视创始人兼 CEO 贾跃亭资助的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 Faraday Future 已选定在美国内华达州建造其美国工厂,并计划投资 10 亿美元。

贾跃亭在一封致内华达州立法机构的信件中称:” 我们希望在北拉斯维加斯市投资 10 亿美元,建立我们的首个制造工厂,预计可为内华达州创造 4500 个就业机会。”

当前,汽车制造商正在为电动车型如何获利而苦思冥想。但 Faraday Future 却表示,他们不仅要在电动汽车上赚钱,还要通过各种应用订阅和信息方面获利。

据悉,Faraday Future 计划在下月于拉斯维加斯召开的国际消费电子展 ( CES ) 上发布一款概念车,并在 2017 年正式推出首款电动汽车。

到目前为止,Faraday Future 尚未公布公司的 CEO 身份,也没有确认其电池供应商。Faraday Future 是最新一家由中资支持、在美国研发电动汽车的创业公司,之前的两家分别是 Karma Automotive 和 Atieva。

Faraday Future 预计,今年年底前公司员工数量将达到 500 人。据 LinkedIn 信息显示,Faraday Future 现已招募了 60 名前特斯拉员工,包括负责研发和工程的高级副总裁尼克 · 桑普森 ( Nick Sampson ) 和全球制造副总裁达格 · 莱科恩 ( Dag Reckhorn ) 。此外,Faraday Future 设计主管理查德 · 金 ( Richard Kim ) 曾在宝马供职多年。 ( 谭燃 )

2015年11月28日Oasis案例研究:如何从200万到350万美金

, , ,

在本周末的案例研究中,我们将回顾我们的投资合伙人通过购置土地增持美国资产配额的过程。

从2009至2013年,我们的投资团队专注于美国西南地区住宅类房产的投资。我们的首选城市是菲尼克斯和拉斯维加斯,因为它们不仅有收益最稳定的市场,而且投资环境比那些知名城市要简单得多。

US-Heat-Map-April-2015

上图:颜色越深的地区法拍房的数量越多

这份案例研究不会过多关注我们是如何在超过25个亲历调研的城市中筛选出菲尼克斯和拉斯维加斯作为我们的主攻城市。但是考虑到我们至少一半的收益表现是由选择正确的城市投资所决定的,我们将选择投资地区的过程归纳为以下几点,需要考虑的条件和因素按照自上而下的顺序排列:

  1. 我们必须决定这个国家本身与其他国际投资机遇相比是否值得进入。(2008年美国遭遇了自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致使所有类型的资产都出现了崩盘。)
  2. 我们必须决定参与哪种类型的投资:是积极地运营一些生意、房地产、还是投资金融产品?所有这些资产的价格都已经到了超跌的范围。考虑到投资的推进速度和其他一些因素,我们最终选择了房地产。
  3. 我们从客观的角度对美国所有主要房地产市场进行了调研,从而对地区间的相对价格以及价格和地区增长、个人收入等因素之间的关系。我们还仔细考虑了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因素,就是来自于本地的竞争者。换句话说,海外或者非居民投资者是否可以获得关于这座城市的透明的信息?我们不想在一座城市花费数年时间,得到的却是那些资金充沛或是关系雄厚的本地人遗弃的残骸。
  4. 对于房产拥有者的法律保护是我们做出投资决定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法律是解决租客问题最有效的力量和途径。菲尼克斯和拉斯维加斯的法律都有对房东更加保护,这也使我们放弃了迈阿密、洛杉矶或纽约这样的知名城市,优先对这两个市场进行了试水。
  5. 对于租金收入和资产升值部分的税收也是菲尼克斯和拉斯维加斯的优势之一,这两座城市所在的州都对公司实行零州税(联邦税率依旧有效)。
  6. 其他选择因素和条件包括:城市增长速度和周边地理环境,例如拉斯维加斯四面环山,大大限制了可供开发的土地数量。

现在让我们回到这份案例研究的正题,首先看一下2014年1月一宗交易背后的决策和执行。从价格图表上看,市场复苏周期刚刚进入下半场,但依旧处于正常商业周期的早期,因为我们知道主流投资者还没有正式进场。case schiller截止2013年底,我们的团队已经完成了数十件居住类房产交易,并立即在公开市场转手,成功获得了25%甚至更高的利润。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我们已经在每座城市组建了非常高效的本地团队并在圈内获得了良好的信誉,所以我们总是能够早于那些本地的竞争者在邮箱或手机上收到那些好的交易信息。

Al Auction

上图:政府组织的土地拍卖会现场,正在竞拍一块非常优质的土地。

作为第一批进入该市场的外国投资者,我们和一小部分美国的投资基金证明了通过私人股权结构购置和管理多处房产并实现盈利的可能性。在此之前,专业房地产圈的传统思维是无法使购买大量房产变成具有规模效应的商业模式,并且不会像住宅公寓楼的管理那样高效。我们探究了过去的趋势和行为科学,得到的结论是金融危机时期的传统思维并不是最赚钱或风险最低的策略。

我们早期的下注带来了收益,也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处于了市场领先的位置。所以我们决定在竞争者和大众有足够信心带着资本进场前,开始新一轮更有侵略性的行动。我们想要在我们已经取得成功并足够熟悉的住宅类房产投资领域扩大规模和降低风险。于是我们开始搜索位于优质区域可以建造很多别墅的土地。DSC08114

上图:鸟瞰拉斯维加斯西南部一块出售中的未开发土地。Mountains Edge上图:同样的位置,与前一块未开发土地紧邻的便是一片已经成熟的社区。

在一个刚刚从谷底开始上升的房地产市场,购置土地允许我们在获得诸多房产上方潜在利润空间的同时,也能够有效控制下方的潜在损失空间,因为我们可以选择一直持有直到土地价格达到对我们有利的区间。在股票交易领域,我们相当于购买了房地产市场的看涨期权,控制下行风险的前提下拥有无限的上行获利空间。

DSC06777

上图:我们的SUV停靠的位置是两块地的分界线,照片中的石头是别墅区的起始点并一直向照片外很远的距离延伸。

在实际操作中,我们购买的第一块土地可以建造35栋大型别墅,每栋别墅占地约2000平米。当时,每栋别墅的平均售价为65万美金。建造35栋别墅将会花费2300万美金,20英亩土地的成本是200万美金。现在我们可以选择把土地转手卖出,或是建造基础设施后将待建土地按块卖出,还可以由我们自己完成全部别墅的开发项目。拥有灵活的套现方案对于任何专业的投资者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以200万美金获得了价值2300万美金资产所拥有的上行利润空间。如果市场下跌了20%,我们的损失将远远低于2300万美金的20%。我们在这里不再赘述其中关于数学和金融情景分析的细节。

至此我们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1. 当市场因为你所预期的原因向你所预期的方向移动,一定要比其他竞争对手先启动。在这个阶段,你会预期主流的投资团体和公众依旧表现犹豫和持有怀疑态度,我们称此为“孤独的交易”。
  2. 寻求加大上行杠杆的同时最小化下行可控风险的方法。风险可划分为价格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3. 大跌结束后,一定要在趋势方向证明你的资产配置是正确的之后再大规模进场。这就意味着你永远不会拿到最低的理论价格。不可否认的是当决定市场行情何时结束时“艺术派”和“科学派”总是存在分歧,但是我们不会在这里讨论更多细节,因为这个话题本身足以作为另一个案例研究。但是当你发现流动性消失,见证了每类资产和房产在市场冻结期的表现时,探明一桩交易的下行风险就变得容易的多了。
  4. 寻找拥有多种套现方式的资产。这种灵活性不仅可以帮助降低下行风险,还经常可以帮助获得更高的收益。

到了一年后的2015年初,当地政府的土地拍卖表明我们购置的第一块土地的市值已经约为320万美金了。当我写这篇案例研究的时候(2015年11月),这块地的市值已经介于380到420万美元之间。当地的房屋开发商已经向我们开出了相似的报价,由于自大跌以来所有人手里的土地都一直处于紧缺状态,所以他们急于购置新的土地。这样的开发商通常可以在每栋别墅上盈利10万美元,而通过他们的努力,建造35栋别墅将为他们带来大约300万美金的利润。而且他们只需要大约300万的营运资本来实现这样的计划,相当于实现了100%的收益率。实为双赢之举。

同样,我们自己的团队也可以选择开发别墅,获取那额外的300万美元利润(除了土地升值带来的150-200万美元的利润)来奖励我们的投资合伙人们。

这就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如何将200万变成350万美金甚至更多。

 

附录:

Oasis全球合伙人公司一直在持续购置更多土地,现在我们已经拥有足够建造超过250栋别墅的土地和一个小型零售市场。一直以来,我们都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