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AL French Alps

在本周的播报中,我们来讨论如何在市场和大众之前,关注那些非流行的领域,从而挖掘其中的机会。尤其是在暂时持有那些对主流人群很陌生的投资项目时,如何处理情绪上的不安并对此习以为常。本质上,这是一个通过克服传统的偏见和管理个人独有的偏见来做出更合理客观的决定。

Brain model made from rusty metal gears and gold one

在当今的电子化全球市场中,信息、机遇和资本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实现布局。除了金融市场,我们也已经实实在在地见证了美国房地产市场从2008年崩塌中高于预期的快速复苏。为了找到值得追逐的利润点,我们必须跳出思维定势,也就是说,管理和最小化人性上的偏见。同时,为了定位高回报的机会,全球化的思考方式是必须的,而坚挺的人民币也是我们走向世界的坚强后盾。

每个投资者的投资架构中都需要具备“探索”好点子的可靠方法。在OASIS合伙人公司中,我们利用“机遇散布”,通过先进的路径从全球市场中扫描和过滤出有价值的投资机会。“探索”之后便是评估和更深一层的实地考察。这是我们投资过程中早期的两个环节,我们不想在这期间被偏见打扰而错过真正有吸引力的机会。

对恐惧的识别和认知,不确定性来自偏见。

Greece Athens Acropolis战胜偏见的第一步是认知偏见。如果你懒于认知,那么停留在狭小的舒适区便是最简单不过的选择。如果我告诉你明天你应该用一年的收入投资锂矿(手机电池的原料),你会感觉奇怪吗?如果是投资一家位于非洲尼日利亚的建筑公司呢?或是马上投资俄罗斯的股市呢?你的脸上会显现出不安的畏惧吗?如果答案是不会,这倒是对我观点的有力回击,不如我们一起去投资希腊的垃圾债券如何?或者去新疆开发房地产?我特意挑选的这些想法都是因为这些地区统统出现过及其负面的新闻。

我的初衷是让你把辛苦赚来的筹码重新放回赌桌以唤起你不安的情绪。根据你的个性,你可能会觉得上面这些想法是疯狂的、愚蠢的、浪费时间的、古怪的,你也许会觉得值得关注一下,甚至当成乐趣研究一番。我想说的是我们都是跟随直觉和情感的人类。现在如果我告诉你特斯拉汽车刚刚研制出全新的汽车电池,可以续航1000公里而且充电只需不到10分钟,你是什么感觉?这个消息听上去有吸引力吗?无论你认为是或不是,这就是你的贪婪混杂着对清洁、高科技交通工具的正面偏见。

我们的自负在贪婪与恐惧之间穿梭。在OASIS,与过剩的贪婪相比,我们更愿意与恐惧为伍,因为我们可以在低风险的条件下赚更多的钱。在我们把一个不确定又不主流的想法转变为可谋利的计划前,我们先要克服自己的偏见,因为这将对我们的表现有严重影响。

  • 锚定偏见
  • 近期偏差
  • 确认偏误
  • 购后合理化
  • 流失效应
  • 损失规避
  • 归因偏差
  • 控制错觉
  • 后见之明偏见
  • 偏见盲区
  • 本地偏好
  • 负面偏好

本文将会着重讨论近期偏差、负面偏好、损失规避和本土偏好这四种投资者和交易员在率先进入一段趋势时最容易面对的偏见。在讨论每一种偏见的时候,我们会列举两个近年来OASIS经历的真实案例来展示如何管理偏见。

近期偏差

我们的大脑对最近的经验和信息有更高的可见度。我们倾向于认为近期观察到得趋势和模式将在未来得以延续。

倒回到2014年的金融市场,当时人民币对美金汇率达到历史新高。中国各地很多人都相信人民币会继续升值10%,达到5.5人民币/美金。所有新闻都在唱多人民币走势,并且市场投机者和出口公司都在假设持续盈利。两年前的2012,基于制造业的放缓和出口利润的萎缩,我们将人民币对美金汇率列为观察对象,认为将有可能出现趋势的变化。2013年我们开始对人民币不会贬值或政府有能力维持人民币汇率这样的传统观点发生质疑,而这两种说法在当时并不受到欢迎。现在,在允许人民币贬值的光环下,下述观点依旧不讨人喜欢:3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不足以维持汇率,而仅仅只是减缓一下市场的力量。

当2010年我们刚刚开始调研和投资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时候,也曾面对着强大的近期偏差。为了寻找答案,我们询问了很多当地来自各个领域的人们,很明显所有人都认为房地产价格会继续下跌。这也不能全怪他们,毕竟他们目睹了房产价格从35万跌到20万,又从20万跌到17万美金。可以承受这样价格的年轻的银行柜员都不愿意出手。美国以外的投资者更不想碰这个被雷曼兄弟玷污的市场。对于我们自己的市场调研,我们对市场挖掘的越深,越使我们相信总有更便宜的价格使我们对进场时机犹豫不决。我们在菲尼克斯看到一处售价9万美金心仪的房产,一个月后,我们可以找到一处相同的房产而只卖8万美金。我们更倾向于把这个混乱的房地产市场看做股市,对每周新推向市场的成千上万处房产进行数据挖掘,持续监视法拍房数量变化的速度,并且收集尽可能多得数据,以便对市场现状做出客观判断。我们遵循数据、抗拒情绪、恐惧和不确定性,买下了最初的两处房产,并在将来开始不断买入。

负面偏好

科学家们推理认为人们通常会觉得坏消息比好消息更重要。负面偏好导致投资者过于关注坏消息而忽视了市场趋势的变化。

Concept of businessman fail.

有些人可能会称其为风险管理,但是并不代表这样的行为是客观而理性的。

在当今的金融市场中,石油市场便是一个负面偏好的好例子。当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拒绝削减输出,同时美国的石油产量已经等同于沙特阿拉伯,石油市场的坏消息便络绎不绝。当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石油价格已经跌破了40美金这一标志性价位,并且显露出继续走低的市场信号。即便如此,机敏的石油投机者依旧会在众多负面新闻标题中寻找价格企稳的信号。如果坏消息对石油价格的影响已经消除,阻力最小的走势预期将很可能是向上的。需要声明的是,我们并没有积极的参与石油交易,但我们在交易其他大宗商品和货币时是要参考石油价格走势的。

至于房地产市场,让我们一起回顾我们在美国的投资项目,但是这次我们将着重讨论作为早期投资者的我们是如何面对负面偏好的。作为先行者,我们在次贷危机后买入的第一处房产是在菲尼克斯,这是一座在沙漠中央默默无闻的城市。我们接下来的几笔投资是在拉斯维加斯,表面上看来也是反人性的:为什么投资在一座以博彩和旅游为主要行业的城市呢?美国人不是已经穷困潦倒到没钱赌博了吗?谁有想居住在一座赌城呢?实际的结果却是,菲尼克斯和拉斯维加斯都位列美国次贷危机前发展最快的五大城市之中,现对于其他规模相似的城市,这里有更多的工作和更快的人口增长。而且,当信用危机让美国人饱受财政之苦时,他们却并没有减少度假的相关开销,而只是通过把度假目的地由海外变为国内来节省一些开支,所以拉斯维加斯并没有的境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由于我们的团队经常往来于世界各地,无论是从生活方式的选择还是相对于世界主要旅游城市的优势,我们都极力推荐拉斯维加斯。

损失规避

我们不想成为失败者。我们能可赚少点也不愿意亏损。实际上,人类对于失败的痛恨来源于情感上的不对称。“人们对失败的痛恨远远大于他们对成功的享受。投资者对于3%的收益会有多喜悦,而对于3%的损失又会有多沮丧呢?”没人喜欢经历失败;作为人类,我们经常为此感到痛苦。这种痛苦让我们对可能的失败望而却步,即使潜在的损失很小,也不敢承担任何风险。对于失败的恐惧不仅使投资者错失机会,还会使其做出采取很多情绪化的举动— 比如不顾违背他们的长期投资目标而将一些资产变现。

在金融市场,缺乏经验的股票交易者即使在他们所持有的股票升值的时候也会损害到自己的收益。当他们的股票升值时,他们会随之调整向上调整止损点,而他们的止损点往往在他们的股票升值更多之前就被过早触发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呢?是因为价格有熊市预期了嘛?或是单纯因为他们不想失败?

同样的规律在房地产市场同样适用。在加拿大和中国都有大量房产拥有者在2005年价格达到历史高点时卖出了房产。我们注意到很多拥有金融背景的经验丰富的投资者指出加拿大房地产价格已经达到峰值,并且这样的价格不可持续。我们看到很多投行精英纷纷卖掉他们几百万的豪宅改为租房,以锁定他们的收益。加拿大市场在经历了接下来12个月内10%的小幅下跌后,房价便开始了为期8年总升值达到70%的一路狂飙。

我们对投资者的建议是只有对于有计划的微小损失保持耐心和容忍,才能在长期捕捉到50%甚至更高收益的机会。追逐固定低收益的投资将成为任何一个5年以上投资周期收益严重受损的秘诀。而OASIS所有的投资会员在他们真正退休前都还会经历若干个商业周期。

本地偏好

大多数投资者都(或至少应该是)对“本国偏好”的概念并不陌生:出于对祖国的熟悉和安心,人们对自己本国的投资项目有自然的偏向性。各地的投资者们一直都具备这一特性,可这和国际投资多样化的理念形成直接冲突。即使不考虑国际多样化,就是在本国内,统计也显示投资者将过多的资产分配到他们自己本地的投资机会。

homestatebias以美国人投资美国股市为例,如果他们居住在西海岸靠近技术中心硅谷,则非常可能过多配置科技类股票,超配比例可达到9.5%。那些住在东北部(纽约)地区的投资者则对金融股情有独钟,超配比例达到9%。而来自中西部工业区的投资者会超配11.8%的工业公司。最大的超配来自于南部(例如德克萨斯州),那里的投资者往往持有高于平均值13.7%的能源类股票。

从房地产角度来说,OASIS合伙人公司一直在全世界范围内搜索最吸引人的房产价值。2009年以来,我们开始向美国转移资产,并且我们现在正在准备在资产组合中加入墨西哥。我们将爱尔兰视为欧洲投资机会的代表。我们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房地产投资和其背后的资本行动比原来快了很多。互联网的沟通方式已经让房地产投资彻底全球化,而最小化本土偏好将是获取高利润的关键。

结语观点

除了已经讨论的影响投资的认知偏见外,我们还应该警告大家不要完全摆脱这些认知偏见。首先,这是不可能的。其次,这是不必要的。为了管理你的偏见,要做到观察市场、找寻未广泛传播的信息、预计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并且如果可能的话不要在一开始就形成观点。

在投资界,洞察力意味着一切。预计一个故事将会如何进化并且捕捉人们的想象力,不是提前3个月,而是要提前一年,甚至五年以上,这和下棋的策略很相似。将事实和陈述如何变化图像化要求有很高的不受人性偏见影响的创造力。

说到演化现实和视觉化,我们欣喜的注意到一个来自上海杰出的开发商(我们暂时不能透露姓名)已经能够通过踏实可靠的实地考察克服许多常有的偏见,现以开始在拉斯维加斯投资。当OASIS决定将拉斯维加斯做为北美运营的总部,我们已经预见到这座城市将成为中国人投资和享受生活的新宠,这里的华人社区也将翻倍增长,预计将从35,000涨到100,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