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Al Lo

深度解密:拉斯维加斯竟然不再是“赌城”!原因居然是……

拉斯维加斯夜景 早在2006年,澳门博彩收入就超越了拉斯维加斯,跃居世界第一大赌城。但近两年来,博彩业的低迷导致澳门营收锐减,而拉斯维加斯却凭借繁荣的会展业及多元文化娱乐产业持续拉动城市旅游及消费,并逐渐甩掉“罪恶之城”的形象,成为“世界会展娱乐之都”。 拉斯维加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迎来了第一次改革浪潮。著名的梦幻金殿、纽约纽约、威尼斯人酒店均建于彼时,单一博彩模式也随之被集美食、娱乐、购物为一体的多元度假新模式所取代。目前,虽然每年来到拉斯维加斯的游客近4000多万,消费金额达320亿美元,但其中来自博彩业的消费仅占25%,约合80亿美元。 近五年,会展业带动了拉斯维加斯变革的第二次浪潮,这次最先采取行动的依然是酒店业。2012年初,著名的撒哈拉酒店翻新工程开始动工,酒店将改建为SLS拉斯维加斯度假酒店。SLS开发商以前瞻性的分析和眼光选择买下距会展中心仅数百米之遥的“撒哈拉酒店”,并对其进行重新设计与打造。酒店已于2014年正式投入营业。毫无疑问,以SLS为代表的新兴酒店将掀起拉斯维加斯商务旅游新热潮。 荒漠上的“世界赌城” 为了振兴经济,上世纪美国大萧条时期内华达州将博彩业合法化,拉斯维加斯就此崛起并一跃成为“世界赌城”。夜总会和赌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前来消费,许多赌场纷纷建起宾馆,蓬勃发展的博彩业也极大的推动了拉斯维加斯娱乐经济的发展。 上世纪50年代,拉斯维加斯刮起名流风潮,各国著名歌舞团、世界知名明星相继登上拉斯维加斯的舞台,并吸引了众多游客进场欣赏演出。其中SLS的前身“撒哈拉酒店”最负盛名。50年代著名英国摇滚乐队披头士、“Rat Pack”都曾在拉斯维加斯多间赌场酒店长期巡回演出。 赌场连续亏损 博彩业不再是绝对支柱 “内华达州博彩业去年又亏损6.62亿美元,也是连续6年亏损。” 据美国媒体报道,“这一趋势从2008年的大衰退开始,2009年陷入谷底,亏损高达68亿美元。”博彩管理委员会资深研究人员洛顿也指出,“来拉斯维加斯旅游的人数虽然持续在增加,但他们的消费方式转变了。博彩收入减少,非博彩收入逐渐领先。” 不可否认的是,拉斯维加斯博彩业消费比重已从原来的75%下降至25%,人们对于博彩的兴趣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高涨。数据显示,自去年4月份起,美国三大博彩公司——拉斯维加斯金沙公司、永利度假村、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已经失去近三分之一的市值。美国投资网站指出,中国全面反腐与博彩市场被挤压这两个主要原因导致拉斯维加斯博彩业收入出现大幅度下滑。另一方面,2006年澳门博彩业收入超过“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正式问鼎世界博彩业霸主。因此,从单一化经营战略向多元化转型,才是拉斯维加斯的出路。 狭长地带收入创纪录 会展业现曙光 拉斯维加斯城市发展模式的两次变革浪潮,特别是近年来会展业的大热,帮助其有效缓解了博彩业的低迷现状。凭借卓越的会展设施和服务,拉斯维加斯吸引全球各界人士前来参加商务活动、会议和会展。会展业给当地带来6.65万个就业岗位,创造了27亿美元的工资收入,给当地产生了多达93亿美元的经济效应。 据拉斯维加斯会展和观光局统计,2015年拉斯维加斯游客访问量再创新高,累计接待4230万人次,实现同期增长2.9%。其中,会展游客共计590万人次,创8年新高,同比增幅达13.4%,是游客访问量增长的首要驱动力。 而具有前瞻性的酒店业大亨们也凭借着对拉斯维加斯城市发展脉搏的精准把握,将酒店经营战略进行了颠覆式的调整。早在最初规划之时,SLS拉斯维加斯度假酒店就有意减少赌场规模,提前规划出适合会展商务人群的酒店格局,着重开发顶级美食、娱乐场演出、特色泳池派对等度假模式,将酒店打造成多元化的旅游目的地,给全球游客带来更多惊喜。 据拉斯维加斯SLS总裁Scott Kreeger介绍,目前SLS酒店赌场面积为6192平米,仅占整个酒店面积的约25%,而酒店自2014年投入营业就着力于综合娱乐度假业务的开发。“SLS是距会展中心最近的新型度假酒店,我们希望能通过新潮、极致的娱乐度假体验以及高质量的服务水准和品牌格调,吸引新型商务类游客的光临。” 为了迎合因会展业带来的新型旅游度假人群,SLS开发了丰富的度假体验。在美食体验方面,其策划的拉斯维加斯美食节已于9月中旬开幕,这场年度美食盛事由全美顶级厨师亲自操刀,美食节期间吸引了上千游客。此外,SLS在娱乐项目上也做出长足改进。SLS今年与全球最大规模的演唱会推手Live Nation达成合作,将酒店内的演出场馆Life转型为可容纳1,800人的现场娱乐场,更名为The Foundry,已于2016年2月正式开业。X-Ambassadors、Kid Cudi、Santigold、Buck Cherry、AWOLNATION和Adam Lambert等明星悉数登台,娱乐场仅前8场演出就吸引了超过15,000人观看。 SLS拉斯维加斯度假酒店全景 为吸引新型商务客群、打造多层次的品牌格调, SLS于2015年底宣布与喜达屋集团达成合作,将其“LUX Tower”奢华塔楼改造成著名的W酒店。W酒店作为喜达屋旗下的全球现代奢华时尚生活品牌,目标客群定位更偏年轻化,更具时尚潮流。 喜达屋酒店与度假酒店国际集团过渡时期首席执行官Adam Aron表示:“设有1,600间客房的SLS拉斯维加斯度假酒店,单个项目实现了集团全球近0.5个百分点的市场增长。”。Adam Aron 仍表示,“将喜达屋酒店集团的品牌活力融入杰出的独立酒店,将会为喜达屋旗下SPG®俱乐部会员和全球宾客带来更加全方位的环球名胜乐享之旅。” 据拉斯维加斯会展及观光局发布的消息,目前仍有价值90亿美元新项目已开放或正在建设中。项目旨在吸引亚洲游客为主的全球游客,以进一步带动城市未来发展。

中国将眼光投向古巴和墨西哥

中文 – ENGLISH 由于宜人的气候、迷人的拉丁文化、低廉的价格以及商业机会,越来越多中国游客和投资者前往古巴和墨西哥。据估计,2015年就有超过7万名中国人访问墨西哥,2万8千名中国人访问古巴。只是对比起2015年20万名中国人前往拉斯维加斯旅游,以及将近300万中国游客访问美国其他城市,这个数字仍是偏低的。但是,中国势必利用古巴和墨西哥作为跳板,以接触中美洲和南美洲有更多西班牙语使用者和葡萄牙语使用者生活的地方。中国和拉丁美洲之间的越来越频繁的贸易和旅游业存在巨大的机会,尤其是商品价格稳定之后。三个月前,中国开通北京前往古巴哈瓦那的直达班机(该班机只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作1.5小时的短暂停留)。 欧曦推荐大家前往中美洲、南美洲和加勒比海旅游,借此学习丰富多彩的拉美文化。由于廉价货币(一美元兑换18墨西哥比索),以及得益于跟美国和加拿大有关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在贸易和资本投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机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允许多种商品在墨西哥、美国和加拿大之间进行交易,而没有高昂的税款和关税。 墨西哥城的一些照片: 古巴位于迈阿密海岸160公里以外的地方,并需要中国所能提供的每种产品。考虑到人口1000万,其经济跟30年前的中国不相上下。从医药用品,到汽车,到建筑工具,古巴将欣然接受并购买中国政府愿意投资的任何商品。 这是中国投资者出资翻修的大型房产,现在它是哈瓦那市区的大酒店。一般来说,对于任何大项目,古巴政府将持有51%,而外国投资者将持有49%。这些建筑物非常雄伟,层高至少4米或更高。 这里有更多古巴的照片,包括哈瓦那小小的中国城: 总之,未来十年里,我们鼓励我们的会员将辛苦赚取的资金在保险的地方如美国和加拿大进行多样化投资,在拉丁美洲享受美景、进行探险式度假并寻找贸易机会。 Al        

China moving towards Cuba and Mexico

中文 – ENGLISH Growing number of Chinese tourists and investors are travelling to Cuba and Mexico for the fine weather, latin culture, cheap prices and business opportunities.  It is estimated that in 2015 more than 70,000 Chinese visited Mexico and 28,000 visited Cuba.   These numbers are extremely small compared with Chinese tourism to the […]

伯南克:中国走出“三元悖论”的唯一方法是财政刺激

中文  –  ENGLISH 在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过去一年来资本外流、人民币承压的背景下,中国面临的”三元悖论”日益受到关注。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认为,当前中国政策走出”三元悖论”的唯一办法,就是进行财政刺激。 所谓“三元悖论”,指的是资本账户开放、固定汇率和货币政策独立最多只能同时得其二。当代国家的选择通常是资本账户开放和以国内通胀率作为目标的独立货币政策,允许汇率自由浮动。 维基百科 伯南克在周三发表的博客中称,资本账户开放以及近期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令中国在“三元悖论”中面临尴尬处境。因为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会导致资本外流,对货币贬值构成压力。他写道: 在增速放缓而以货币宽松作为主要宏观调控手段的经济体中,国内储户无法获得高收益。 因此,有能力的中国家庭和企业开始放弃人民币投资,转而在国外寻找高收益。但是私人部门资本外流也是资本由人民币流向美元和其他货币的一部分,导致中国的汇率面临下行压力。 为在“三元悖论”保持平衡,去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宣布新汇改,当天人民币中间价大幅下调逾1000点,创历史最大降幅,引发了关于人民币前景的疑虑,导致资本外流压力加剧,随后金融市场也发生剧烈震荡。 伯南克称,中国管理汇率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可能要依赖于使用其他政策工具的意愿。他认为,中国可以通过让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或者进行资本账户管制来解决难题,但是更好的选择则是通过政府支出提振经济,并帮助经济向依靠内需转变。 增加收入保障的财政政策,比如加强养老体系,将有助于提振消费者信心和支出。 同样的,减税或者纳税补贴也可以用来增加家庭可支配收入,而政府资助的培训以及安置项目,将能帮助劳动力从发展放缓的领域流向快速发展的领域。 他称,从近期动作来看,中国可能也正朝这个方向迈进。对于中国处置“僵尸企业”、以政策安置下岗工人的决定,他也表达了支持。 他还写道,和降息等货币宽松政策不同,财政政策能够提振总需求和短期经济增长,而不会引发资本外流。 与此同时,还可以‘一石二鸟’,定向财政政策还可以支撑长期改革和经济再平衡的目标。通过这种方式中国能够同时有效追求短期和长期目标,而不会为货币带来下行压力,也无需对资本流动进行管制。这是中国应该考虑的措施。 SOURCE:  http://m.wallstreetcn.com/node/23143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